时间:2015-07-10  来源:上海婚姻调查   编辑:律廉  浏览:

        在婚姻调查中,由外遇引起的调查比较常见。不久前,上海普陀区的刘梅给律廉打来电话,让我们帮他调查老公包二奶的事情。
        刘女士告诉我们:“我丈夫在经常夜不归宿,很多同事和朋友传言他在外面包二奶。今天他有没有回家,你们快派人来帮帮我好吗!希望能找到他有了他包二奶的证据,我只为挽救我的家庭和我的孩子。"
         律廉婚姻调查经理张先生了解事情经过后,劝刘梅暂时不要采取过于激动行动。”很多事情不会有想象的那么糟糕,婚姻调查工作更不能草率行事,要周密布署,才能够取得成功。”
约好明天见面详谈。
  第二天刘梅来到了上海律廉公司。据刘梅介绍,她与丈夫吴斌以前都是上海一家公司的职员,由于长期同事相处,渐渐产生了感情,相恋2年后终于结婚,随后两人就迎来了他们的爱情结晶—宝贝女儿的出世。婚后的几年,夫妻俩感情融洽,吴斌也一直是个顾家的好丈夫。几年前,夫妻双双离职“下海”,刘梅经营服装生意,吴斌尝试做了几次生意后,与人合作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,几经努力效益也算稳定下来。一家人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,吴斌非常疼爱女儿,空闲时一家三口经常外出郊游。不料这一切却慢慢发生了变化。上海婚姻调查案例:调查老公包二奶
  去年底,吴斌开始夜不归宿,他告诉妻子因为是工作太忙,要谈生意,刘梅也就没往心里去。可渐渐地,丈夫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,有时甚至一连几天也不见人影,刘梅追问,兰就以“太忙”或“正在陪客人”为托词。夫妻俩关系逐渐开始僵化起来,刘梅问丈夫是否在外有了别的女人,他却坚称没有。问得紧了,就数日不回家,而且连电话也不接。
  今年初的一天,吴斌突然对刘梅说:“工作太忙,我不能分心,我们分开几个月嘛。”至此,刘梅心中再无怀疑:丈夫肯定有了新欢。愤怒中,她答应道:“分开也行,你每月按时给我们寄生活费就行了。”于是双方商定:吴斌每月支付给妻女6000元钱的生活费。
  可吴斌给了第一个月生活费后,第二个月就只肯给3000元。刘梅无奈来个权宜之计要求离婚,他不同意,并在电话中说“离不起”。见丈夫意欲游刃于她和“第三者”之间,刘梅决定找到其包二奶的证据。几个月来,她多方打听却一直未果。
  刘梅声音呜咽地告诉调查组组长:“当年出来上海闯荡时,我们互相支持、鼓励,事业上的一些难关都共同克服了,没想到如今他竟然变心。女儿快小学毕业了,什么事情都懂,以前她爸最痛爱她,如今却几个月难见一面,她经常为大人的事一个人锁在屋里哭,身心受到极大伤害。”
      张经理凭着多年的调查经验,告诉刘梅,对付你的这种类型的丈夫,调查策划是两手都出牌,一是找出丈夫吴斌包二奶的证据,以使刘梅有主动权,迫使二奶的行为被曝光,退出游戏;二是抓住丈夫吴斌爱女儿的心理,促成自悟,回心转意再度回归家庭。
         经张侦探的周密的安排后,经过几天的守候,对刘梅丈夫吴斌经常出处有了解。上海长宁的一个小区引起了张侦探的注意,吴斌经常出入这个小区,并常在该小区留宿。于是派出调查人员进行定点守候。一天下午在一住宅区时,一辆出租车迎面开来,调查组突然发现车上坐的正是刘梅丈夫吴斌和一年轻女子。他马上打开摄像机,并示意周围潜伏的调查员注意拍照和跟踪。刘梅丈夫吴斌和一年青女子乘坐的出租车没在门口停下,便悄悄走进该住宅区K区,藏在一停车棚后观望。不一会儿,出租车转了一圈后又停在院门口,刘梅丈夫吴斌和该女子下车后,一起进入x座5楼一套住房中。
     站在原地通知已在丈夫吴斌公司办公室等候的刘梅,要刘梅用丈夫吴斌公司办公室电话与吴斌联系,开始电话一直未能接通,刘梅此刻又气又恨,背着我们母女俩与“第三者”同居,她真想曝光其丈夫与“第三者”同居的丑行,促使其丈夫赶快回头,回心转意……。这时电话机响了,刘梅一看是吴斌打来的。“有什么事?”吴斌以为公司出了什么事,刘梅在电话很紧急地说:“女儿学校开家长会,进中学登记就缺你的身份证件,你一直不在家,没准备好。今天最后一天,现在已是四点了,你赶快带身份证件去学校吧。”吴斌进了x座5楼一套住房中,与年青女子正浑身赤裸打情骂俏,电话里提起女儿上中学的事,他深感内疚,情急中他趁势穿好衣服就走。年青女子还没反映过来,吴斌就不见了。
        吴斌到了学校,女儿就一个人等着爸爸的到来。其实为了使丈夫彻底放弃外面的女人,刘梅将丈夫的事情告诉了正要小学毕业的女儿,希望女儿去做丈夫的思想工作。女儿当然希望家庭和睦,但一个女孩子怎么向自己的父亲开口呢?女儿看着爸爸说:“爸爸,回来吧,别跟别的女人住了”。吴斌无话可说,眼角的泪也流了出来。
这边x座8楼住房的门铃突然响了,年青女子以为是吴斌回来了,马上开了门,却出现在门口,“小婷你好!我是吴斌的朋友,想找你谈点事,可以进来吗?”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,找我谈什么的事?”接着刘梅跟着进来了。小婷明白了怎么一回事。
        其实这叫小婷的年青女子是去年从市内某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在读大学时就有与男生同居的经历。小婷经过律廉婚姻调查组做工作,愿向刘梅谈认识吴斌的一些情形。小婷大学毕业后的一个深夜,刚刚遭受失恋的小婷独自在某酒吧,偶遇大她12岁的吴斌。凌晨1点,两人转了两圈,最终走进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。小婷说:“因为心情不好,又喝了酒,我当时只想发泄一下,他叫什么名字都没问。本以为第二天就互不认识了,哪知我的生活却因此改变。”认识了吴斌的当晚就住进酒店,后来两人见面频繁,感情日益加深。
     不久,吴斌在上海长宁区给她买了套二室一厅的商品房,此后,吴斌开始经常夜不归宿,最后干脆搬到小婷的住处同居。每月还按时给小婷零花钱,小婷从此放弃了家教工作。
  半年后,小婷无意中发现这个男人竟有老婆,还有个11岁的女儿,吴斌也含糊说过不会和老婆离婚。“我第一反应是离开他,这时我才发觉自己早已习惯了大把花钱,又想到我为他打过一次胎,破罐子破摔,听天由命。既然你们来了我愿意退出他的二奶游戏。”
         丈夫吴斌和女儿从学校回到了家里不一会儿,刘梅也回来了,她手上拿着已刻录好的VCD光盘和一叠照片,丈夫吴斌不言而喻,其心里层层防线也不功自破。刘梅说出了见了小婷的结果,丈夫吴斌只好顺着台阶下,破镜重圆回到了家。
       刘梅她委托拍下丈夫“负心”证据、VCD可以作为证据,取得主动。(但照片不能随意散布、恶性传播,如果公开传播或见报,就会触犯对方的隐私权,并将承担法律责任。)在女人的内心里更需要丈夫的归来,在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的爱自己的丈夫,总是处处为了丈夫去想,最终得到了家的圆满。
         其实,很多小三很多时候不是想去做小三的,而是往往是受男人的哄骗。本例中的小婷也早就想结束这段不正常的感情,但往往缺乏一个诱因而迈出这一步。
         一切事情都有好一方面的可能,去争取更好的就有了更好的道路。这正是上海律廉希望看到的结果。案例里的女主人公能够在谅解丈夫的基础上,原谅了他的过程,在她的努力和沟通下,终于使丈夫结束了这段不正常的情感,让家庭回到了正规。
上海婚姻调查公司